ag8亚洲游戏国际平台-官网平台

DeFi的智能合约自动化竞赛:Gelato 、Keep3r 与 Cha

发布时间:2021-08-22 01:56

  以太坊智能合约自动执行工具 Gelato 自 2019 年以来一直在拓展场景,并于去年 7 月推出了其V1版本。与此同时,Keep3r 自 2020 年 10 月下旬以来,一直在执行自己的解决方案。就在上个月,Chainlink 也发布了 Chainlink Keepers 在智能合约自动化领域的公开测试版。这场竞赛的奖品是自动化,从用户友好的交易策略到基础设施级别的清算保护,其巨大潜力现在才刚开始实现。

  “自动化”可以定义为使用机器人自动执行软件流程。有时,这些机器人被称为“执行者”(executors)或“守护者”(keepers),它们是区块链堆栈中间件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中间件基础设施是支撑区块链生态系统的支柱,DApps 借助其可以专注构建核心产品,让终端用户能够顺利进行交互。中间件最著名的一个例子是预言机——从外部世界获取信息并将其发布在链上节点,为智能合约的不同应用提供数据。目前仅预言机项目的总市值就已达到 99 亿美元,由此可以预料自动化市场的潜在规模会有多大。

  谈到智能合约,许多人认为它们已经是自动化构建的。这与事实相去甚远,在清算和套利之外,DeFi 显然缺乏自动化。 Gelato 的白皮书中写道:

  「自动化是缺乏的,原因在于以太坊虚拟机(EVM)本身:程序一次只运行几毫秒;传统操作系统中常见的持续循环或不断重复的“cron”作业,限制了矿工完成状态转换并挖出区块。因此,这些称为智能合约的程序仅限于存储状态和逻辑,如果没有外界的推动,它们在功能上是不活跃的。为了执行这些程序的逻辑并改变这一状态,首先需要一个外部方给其发送一个交易。」

  最早自 2015 年起,以太坊社区就已尝试和讨论了智能合约级别的自动化。第一次尝试是以太坊闹钟(Ethereum Alarm Clock),它由开发者 Piper Merriam 创建,产品描述是“一种允许安排交易稍后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执行的服务。”在被称为 TimeNodes 的去中心化机器人网络的激励下,这些执行代理在链下执行简单的自动化任务,例如在特定的时间发送交易。

  2018 年,以太坊闹钟的合作伙伴 ChronoLogic 就该主题采访了以太坊社区的几位领导人,他们谈到了自动化的潜力。Vitalik Buterin 称自动化“似乎是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MyCrypto 创始人 Taylor Monahan 则表示,她设想自动化可以促进多步骤交易,包括执行来自现实世界的信号(比如一条推文)。此外,ERC-20 代币标准的作者 Fabian Vogelsteller 认为自动化是刺激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活动的一种方式,这一观点在后来得到证实。

  然而,以太坊闹钟的开发活动后来并不活跃,一年多前开发者在 Github 上进行了最后一次更新。但以太坊闹钟的价值不应被低估——它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尝试在以太坊上实现交易自动化。

  最大的问题或许是以太坊闹钟太过超前。该项目的开发活跃时间集中在2016-2018 年,但那时DeFi 基本还未出现,因此严重限制了以太坊闹钟可以应用的场景数量。此外,这一协议仅能执行简单流程,而无法处理需要与智能合约深度集成的复杂任务。

  DAI 的推出是自动化在智能合约层面的首批广泛应用之一,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超额抵押稳定币。 Maker 系统通过生成 DAI 来运作,用户必须超额抵押资产的150%,也即,如果你想生成价值 1000 美元的 DAI,那么至少需要将价值 1500 美元的代币锁定在保险库中。如果资产低于 150% 的抵押额,那么所有者就有可能因清算、支付罚款而损失资产。

  Maker 系统自身并不处理清算,而是交由一个外部的“Maker 清算人”系统来处理。在这一系统中,Maker清算人通过Gas费出价来竞拍清算金库的权利,获胜者将实施清算并获得利润。通过允许任何人参与清算拍卖,Maker自身退出了其生态系统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使其实现自动化,而该自动化系统如今在 DeFi 中支撑着数十亿美元的总锁仓量。如果 Maker 自己处理清算,一旦协议失败,他们作为中心方,就需承担最重要的责任。

  尽管 Maker 有其外部清算系统,但在 2020 年 3 月,该系统遭遇了系统性故障,协议共计损失了 567 万个 DAI。原因在于因Gas费高昂,Maker 的预言机安全模块更新较晚,从而给了少数清算人可趁之机——以接近零的 DAI 出价来清算金库。这一臭名昭著的黑色星期四惨败表明,自动化还处于发展早期,仍需不断完善。如果 Maker 作为 DeFi 生态中最大和最成熟的项目之一,仍容易遭受如此广泛的失败,那么其他规模要小得多的项目将如何应对这类系统性的冲击呢?

  如今DeFi领域对自动化的需求越来越明显,其两个最大的痛点在于:如何以经济可持续的方式激励机器人,以及如何适应波动强烈且不可预测的Gas费价格。Maker 的 Gas 拍卖系统旨在同时解决这两个障碍,但实际最终表明,机器人生态系统的设计并不协调。

  假设有 10 个机器人竞标清算1个金库的权利,尽管 1 个机器人能够在出价最高后获得清算权利从而回本,但其他9个机器人即便输了,仍必须支付Gas费用。一旦长时间重复此过程,大多数机器人操作员继续参与清算在经济上并不可行。

  Gas拍卖是一个赢家通吃的系统,具有竞争性强、资本密集型的特点。因此,只有一小部分机器人操作员能够生存下来,大多数机器人无法参与。此外,由于缺乏协调,Gas 拍卖非常耗费资源,宝贵的区块空间被失败的交易填满。这也导致矿工从清算中获取了大部分价值,因为他们决定了Gas拍卖的赢家,而非希望进行清算的机器人操作员。

  除了链下订单簿中继器、Maker 清算系统和套利机器人在 DEX 上狙击订单等场景外,智能合约系统层面上一直没有其他广泛的自动化应用,直到 2019 年 Gelato 的出现。这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尝试通过智能合约协议,以协调的方式组织机器人操作员,而非Gas拍卖机制的不协调方式。

  Gelato 开创性的举措在于提供通用的自动化服务,并以互利的方式将 DApp 开发者与机器人操作员相匹配,从而大大减少了协调不当以及价值向矿工流失的情况。与 Maker 以 Gas 拍卖为中心的清算人模型不同,Gelato 的机器人被协调在各个插槽中,只有在轮到他们时,才能执行交易。

  与 Gas 拍卖相比,这种将交易任务循环式分配的方式使得自动化广泛应用的效率显著提高,因为它以相互协调的方式汇集了机器人资源,消除了机器人之间的竞争。此外,Gelato 还开始寻求在整体网络中协调机器人,得以让各种规模类型的机器人操作员都能长期参与,且经济上也很可行。由此,该系统愈发强大和去中心化。

  Gelato 由 Hilmar Orth 和 Luis Schliesske 于2019 年 4 月在柏林的 Gnosis 全节点联合工作空间中创立。 Gelato 可以理解为以太坊闹钟的天然继承者——它没有仅限于简单的交易,而是从一开始就专注深度的智能合约自动化集成。

  Gelato 和 Instadapp 即将合作的下一个应用是将 Aave 头寸从以太坊主网迁移到 Polygon。近期,随着 INST 代币的推出,Instadapp 已将 Gelato 的 G-UNI 池用于其流动性挖矿计划。 G-UNI 池允许用户在 Uniswap v3 中提供流动性,并自动执行多项功能,包括资产再投资、自动再平衡头寸等。

  上个月,Gelato 获得了 Aave 的 5 万美元赠款,用于构建“自动健康因素维护”保护用户免遭清算。此外,Gelato 一直在多个区块链网络部署其限价单功能。该功能最先在 Sorbet Finance产品上应用,该产品利用了以太坊上 Uniswap 和 Polygon 上 QuickSwap 的深度流动性,允许成千上万的用户逢低买入。 6 月初,其限价单功能原生集成到 Fantom上领先的 AMM 项目SpookySwap上。未来,Gelato 还计划推出 $GEL 代币以及 Gelato DAO。

  如果说 Gelato 证明了什么,那就是自动化不能仅归为有限的一个用例。自动化涵盖了从自动交易策略、债务再融资到流动性提供者管理的多种用途。根据 Gelato 的白皮书,自动化的未来用例还可能包括自动化的 DAO 资金管理,以及使用真实世界事件(比如一条推特)触发链上交易。它还可以根据链上条件(如访问某DApp达到一定次数)为 NFT 奖励的铸造提供动力。

  然而,Gelato 只是通向自动化的其中一种路径,与此同时其他团队也在尝试。 Andre Cronje 是Gelato的早期粉丝,他发布了自己的 Keep3r Network,他将其描述为“一个去中心化的清算人网络,面向需要外部开发的项目和寻求清算工作的外部团队。”与 Gelato 一样,Keep3r 旨在成为一个基础设施级别的项目,它不会直接惠及终端用户,而是让DApp 开发人员和整个生态系统受益。

  该系统的工作原理是,任何人都可以设置和维护清算人,他们可以通过在 Keep3r 注册表中发布的信息竞标执行工作。目前,基于Keep3r 的项目包括 Yearn 生态的多个协议,如 Yearn、Sushi、Pickle等。自网络启动以来,只有4到5个清算人每周执行网络中提供的任务。据keep3r.live,清算人共计完成了30,327 项工作并获得了 38,027.93 KP3R的奖励。

  最近,Keep3r 治理论坛中出现了两则提案:“Keep3r V2:优化协议增长能力”和 “STABLE:改进的基于 Keep3r 的代币经济学系统”。两则提案的作者均为 DeFi Wonderland 的 Luciano 。其中在 Keep3r V2 提案中,Luciano讨论了许多改进建议,包括提高 Gas 效率、用循环执行代替 Gas 拍卖、合约结构分离、更快的工作绑定/解除绑定、弃用预言机、后端改进等。

  STABLE 提案旨在创建一种与 KP3R 的铸造/销毁机制挂钩的新稳定币(STABLE),并将STABLE替代KP3R作为工作奖惩代币。鉴于KP3R 代币波动性较大、流动性不足,这一提案的目的在于提高清算人的稳定性。截至目前,这些提案仍在讨论阶段。

  Chainlink是自动化最新的竞争者,并已为此投入了大量资源。 6 月 7 日,Chainlink 推出了 Chainlink Keepers 的公开测试版,该系统能自动化执行智能合约功能并定期进行合约维护,后者被Chainlink团队视为阻碍智能合约发展的一大障碍。

  Chainlink Keepers采用循环系统执行交易,这一方案早已成为Gelato的标准,近期在Keep3r 的治理提案中也被提到。此外,Chainlink Keepers正在处理的一些用例与 Gelato 上已经存在的用例相似,如限价单、自动交易策略、监控代币余额等。

  自动化能显著增强 DeFi 协议,但相对而言,仍然是一片待开发的蓝海。多年来,人们对自动化进行了多次尝试,从简单地安排交易,到举办Gas拍卖。但似乎,协调循环模型是目前最有效的解决方案。

  目前,DeFi 市值已经超过 750 亿美元,还有各种借贷协议、AMM项目的总锁仓量接近 1000 亿美元,所有这些项目其功能都可以被自动化。他们很有可能成为 Gelato、Chainlink 和 Keep3r 等自动化解决方案的潜在用户。未来,任何可以自动化的事情都会自动化,问题只在于哪一个协议会做到这一点。

Copyright ©2015-2020 ag8亚洲游戏国际平台-官网平台 版权所有 ag8网址保留一切权力!
18826568143